执行校董张望兰专访:让孩子们不用出国,在家门口就可以留学
www.rdfis.com     2020-11-23    

本文转自《京领新国际》微信公众号

 

导语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培养创新性人才是我国教育的重要使命。如何培养适应时代发展和变革的创新性人才?是我国当今国际化教育发展中面临的重要挑战。

 

为进一步了解国际学校人才培养模式,深度挖掘国际学校办学特色,由教育部主管的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中学分会与京领创新人才课题组联合多位哈佛、剑桥、牛津、北大、清华的专家学者共同发起,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高中教育大数据实验室提供学术支持的“国际学校百校调研”于7月正式启动。

 

校长领导力是此次调研的重点环节,国际学校校长作为掌舵人不仅需要具备一系列超越普通教师能力的素质,还需要具备强有力的领导力、品牌意识、创新意识以及优质教育教学人才的鉴别与吸引能力。校长领导力是学校办学成功的关键所在,本次百校调研团队专门对瑞得福国际学校执行校董张望兰进行了专访。

 

瑞得福国际学校坐落在中国最美八大海岸之一的深圳大鹏半岛,与美国纽约州私立贵族名校Chapel Field Christian School合作办学,各类教育、教学设施完备、一流,是一所高端寄宿制美式国际学校。学校坚持100%原汁原味的美式中学特质,完整引入了美国私立贵族中学先进、科学的课程体系,采用美国原版教材,实行全外教纯英文授课,营造极具特色的美式校园文化,实现让学生不出国的“留洋”。 学生入学即注册美国高中学籍,毕业获发美国高中文凭。

 

640.webp.jpg

瑞得福国际学校开设7-12完整的美式私立贵族菁英中学课程体系,囊括学生所期望的所有核心课程,包括用英语教授的数学、科学、领导力、金融学和历史等。同时,作为美国大学理事会(THE COLLEGE BOARD)正式授权的AP学校,瑞得福国际学校目前开设有19门AP课程,全部通过了美国大学理事会认证。

嘉宾介绍

640.webp (1).jpg

张望兰

瑞得福国际学校执行校董


京领:请问学校当初成立初衷是什么,整个建校的历程中有哪些比较想要分享的经历?

张望兰执行校董:我们学校不是突然从无就到有的,而是基于领域内的一些从业学习和发展经验而建立起来的。瑞得福国际学校原生于瑞得福出国集团,瑞得福出国集团是在97年香港回归之年创建的,一直在做出国相关的业务,可以说是中国的最早一批持有移民牌照和留学牌照的专业机构。

很快的在04、05年我们延伸出出国考培版块,为了帮助我们的孩子准备出国留学所需的标化考试。大概有8成以上的家庭,他们移民其实是为了孩子的教育,我们把孩子送出国之前要满足国外学校的一些录取要求和条件比如说你去国外就读一所优质高中,它会要求你提供托福、SSAT成绩。 如果是送孩子们出去读海外的知名大学,比如说像在我们一线城市,绝大部分孩子首选还是美国,当然也有孩子去加拿大、英国等其他英语国家。如果想要去美国读一所知名院校,比如,排名前50的顶尖名校,那么学生就需要考托福、SAT、AP,所以我们也是深圳最早做SAT考试培训的。当年国内还没有老师可以做SAT的培训授课,我们请在美国的华人教授过来讲课,一两周授课后教授飞回美国,给孩子们布置一些作业,然后再等孩子们做完作业,一个月之后又飞回来继续授课。

我自己是从02年入行进入留学行业,在此之前我是师大毕业,学的是英语教育,所以毕业之后顺理成章成为了英语老师。后来发现在公立学校做老师有两种重复,尤其是当年在湖北武汉那样的一个环境里。第一,我教的这些孩子是在重复我之前所受的中学教育,第二,我发现在当时环境下,我自己在简单地重复我自己。表面上我做了三年的英语老师和班主任,但实际上我发现我可能只有一年的行业经验,另外两年都是在简单地重复自己。基于这两种重复,我觉得想要一些改变和成长,就来到了一线城市深圳。

来到深圳之后我很荣幸进入到国际教育领域,从2002年一直做到2013年的时候,我发现我亲手送到国外读大学的很多孩子有两种情况:

第一,我们送出去读大学的孩子,大部分都是从公立学校毕业的,我给他们做升学规划和准备的时候,就只是给他们培训托福和SAT,培训完他们就出国了。但是到了国外大学,很多孩子其实没有学习并掌握衔接国外大学所需要的学科知识,这就会造成很多问题。

首先,课程上不衔接,比如说国外的计算机专业,基本上国内公立高中的计算机课程还处于简单基础教学,例如开机关机,网页浏览,学生们最多再学个制作PPT,其他的就几乎没有,其实根本就涉及不到任何的深层技术,比如计算机技术,Java计算机编程,AP计算机原理和AP计算机编程。所以到国外之后,他对计算机专业基本就不了解,出去之后会很迷茫。在选课上学生也不占优势,选上的课由于缺乏了之前高中应有的课程衔接,所以他们很难适应国外的课程体系和选课。虽然我们这里给孩子们培训了托福90多分100多分出去,但那只是托福的听说读写,那只是一个英语非母语的人为了适应海外英语国家院校的学习场景,而学习的一些场景英语,应对日常学习的生活交流用语和部分最基础的学科英语,但不具备例如生物学、心理学、传媒艺术、历史、计算机、统计学等学科专业词汇。孩子们没有建立起英文思维,只是通过托福的培训,学会一些基本的英语就走出去了所以去到国外的课堂,特别是美国大学名校听不懂国外教授的英文授课是很常见普遍的现象。

 

640.webp (2).jpg

其次,由于学生不具备英文的学科思维,例如在网上经常能看到一些数据,说在美国、加拿大的一些比较好的名校中,中国留学生的淘汰率高达20%甚至25%,也就是接近4个中国学生里面就有1个被淘汰,就导致家长在把孩子送出去之后,孩子在海外的成长未必能达成他们送孩子出国之前的期待。

第二个方面,虽然我们送出去的中学生(也叫做低龄留学生),出国读美高或者加高后,他们在升入大学时,课程衔接方面没问题,也拥有英文的学科思维并且可以适应国外的文化以及西方人的思维。但是我们后来又发现另一个问题,他们的这些成果是以牺牲家庭教育以及亲情为代价的!

我们知道孩子的成长是三位一体的,第一是家庭,所有的教育永远都把家庭教育放在第一位,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也是孩子终生的老师。所以在孩子们还没有建立起足够成熟的心智、人际交往能力,以及独立思考能力和批判性思维之前把孩子送出国,让孩子和家庭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和牺牲,也是顾此失彼的。基于这个情况,国家出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是给民办学校提供国际化课程体系这样的一个机会。所以我们想让孩子们不用出国,在家门口就可以留学,不用背井离乡,亲情分割。

于是我们就想在这样的一个政策体系下、这个机遇下,把国外的私立贵族名校整个的体系移到中国,来实现一个让孩子不出国的留学,家长不用牺牲家庭教育和亲情来作为代价去追求海外优质课程体系和教育。所以在13年,我们就开始做学校的顶层设计和创建。这也是瑞得福国际学校的来由,我们就是靠着这一初心和发心在做这一件事。

我们在行业内有很大的优势。瑞得福集团有20多年的历史,我自己作为瑞得福国际学校的执行校董、首席升学规划师,把这么多年的行业经验以及多年来沉淀积累的上下游的资源导入到学校这一平台。所以我们学校的孩子们和家庭有独特的资源优势。例如我们的两位外方校长,一位毕业于哈佛大学,另一位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深圳同行业内,除了瑞得福之外暂时还没看到大校长和学术校长全是美国顶尖常青藤院校毕业的。


京领:在学校的治理过程中,咱们中外籍校长的职能大概是怎么去划分的?


张望兰执行校董:我们作为纯美式国际学校,采用的是是全外教授课纯英文教学和全套完整的美国课程体系,而且在学生毕业之后,我们发的是美国合作高中——启培菲尔德学校的毕业证。所以我们要保证在学校里面就有一支高效的、高品质的外教师资队伍,所有的学术完全是由两位常青藤大学毕业的校长来管理。


中方校长我们有一位执行校长,有一些国际学校的中方校长是一些退休的老校长,或者退休的教导主任,或者是以前做行政工作或语文、数学任教老师,这些老师不擅长英文表达,更没有在国外环境下的工作经验,不擅长面对多元文化环境下和西方人沟通交流。这类中方校长在支持外方校长的时候,往往存在很大的文化隔阂。其中语言隔阂只是浅层问题,可以找个翻译。但是文化的、中西方思维的深层隔阂所导致的冲突一定是避免不了的。我们在挑选中方执行校长的时候就是充分考量这一点。由于我们以前那么多年都是在跟国外做交流,我们要跟国外的招生官及国外的教育行业专家去沟通,我们知道交流的障碍往往不是单纯由语言引起的,而是东西方文化自有的差异和文化冲突,还有对西方人思维的不理解而导致的。所以我们在挑选中方执行校长的时候,候选人必须是在多元文化环境里有长期工作经历的,他需要懂得东西方的冲突点在哪里,而且他需要懂得西方人的思维和西方人的职场伦理和道德。他的工作另外一方面需要帮助学校去协调跟教育主管部门的关系。


我们的中方执行校长是武汉大学计算机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毕业的李校,他不仅有理科生的严谨,更有着多元文化的工作背景。李校来我们学校之前,曾经在沃尔玛全球采办中心工作过多年,工作语言就是英语,处在中西方的多元文化环境里。他还曾经作为沃尔玛全球最优秀员工,被选派到美国集训过半年,所以在多年的工作当中,不仅仅是工作的语言,包括西方人的思维、西方人的职场伦理道德都非常地清楚,所以由李校带领团队来支持两位外方校长,包括整个外方教师队伍是对学校良好运营的强有力的保障。我们执行校长除了要跟中国的教育主管部门衔接沟通汇报,还有一些其他的职能部门,比如说消防、食品安全,包括现在疫情期间,跟卫生检验检疫部门都要频密的联系。同时在我们老师的招聘过程中,在两位外方校长面试完之后,他要负责所有后续招聘流程和外教的入境手续。外教入境后,要帮他们安家,帮他们的孩子安排入学。同时中方执行校长还负责安保、后勤、食堂,孩子们的在校的安全等部分,保证外方校长不被这些不熟悉的琐碎的事物所拖累,专注于搞好教学,抓好教育及教学的质量。这就是我们大校长、外方学术校长包括我们中方执行校长,在学校里的基本分工。


这些不同的分工就像一个公司的各个部门一样,每个部门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但同时一定会有部门之间的协作沟通,目的就是为了学校的一个共同的理念和目标——打造华南最好的美式国际学校。为了这个共同的理念,每个部门,都有自己足够的权限和足够的权利义务和责任。


我们的管理理念是“study together, work together and win together”。我们彼此都要学习对方的文化和语言,不仅是我们的孩子们要学习,我们老师自己也要学习,所以我们要“一起学习”,“一起工作”, “一起成长,合作共赢”。


京领:您认为校长领导力的核心应该是什么呢?


张望兰执行校董:对于一个好的国际学校,我认为校长领导力第一个在于善于选拔人才,懂得去对学科主任包括下面的老师有充分的培训指导,又同时懂得给予他们充分的授权,让各个学科主任带领外教们在每一个学科领域做好教学,并不断培训,共同提升教学品质。


给予老师培训,帮助教师在职业素养、教学技能、还有包括师德的提升,以及帮外教学会做中国孩子在纯美式国际学校里的好老师,受欢迎的老师,这些都是需要学习和成长的,所以校长要有这样的一种能力,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不明确重点,也科学地充分授权。

640.webp (3).jpg


另外一个方面,校长本身必须要同时精通学术和教学管理,教育要有很明确的学术目标,不仅仅是保障孩子们升学、升名校,同时还要保障对于孩子们的健全人格的培养。


校长必须是懂学术的,懂教育的本质的。就像我们的大校长,他在来我们学校之前并不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他是在美国犹他州位列前5的一所顶尖私立贵族学校做了长达10年的学术校长,正值盛年的他来到中国,带着对教育的极大热忱,西方菁英教育的理念和他自己追求教育的卓越的愿景来到深圳的。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的学术校长不仅自己是个学霸,从本科到研究生就读的全是美国顶尖名校,她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非常的有成就,整个家族成员绝大部分都是美国最顶尖的常青藤大学毕业的。所以他们是一个精英教育之家。不管是她经营家庭还是经营教育,我觉得都是一个非常卓越的女性。所以有这样的一位女性学术校长,和大校长一起,瑞得福就像有一个爸和妈在学校,这是我们一直期待的,也很有幸运有这样的机会达成了。


京领:您能说一说您对于创新型人才培养的理解吗?


张望兰执行校董:我认为当一所中学培养出来的学生能够很顺畅自如地应对国外顶尖名校当下及未来培养顶级人才的机制,我认为这所学校就是创新型的,就是一个优质的学校!能够随着国外顶级名校培养创新型的人才的模式,挖掘出现有学生在中学阶段的这种潜能。于我而言,人才的培养,就是能够让学生适应顶尖名校对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


具体的执行方法,例如为了能让学生在未来能更好的衔接到人工智能、计算机等大数据、算法类等新型科技类专业,又如国外的更成熟的心理学专业,让我们的孩子能在瑞得福高中阶段就有机会开始接触和学习例如 AP的数学,也就是AP的微积分、统计学,还有机器人课程、计算机编程课程,游戏设计课程、网站设计课程,特别是像AP计算机原理和AP计算机编程等这些课程,给孩子们探索的足够机会。那么当学生未来出国就读大学顶尖名校,比如卡内基梅隆或纽约大学等名校时,去融入这些新型学科方面就不会有问题。


像人工智能专业是基于生物、心理学等多门学科的融合,当我们的学生在瑞得福有机会学习心理学,同时也学习机器人、计算机编程、艺术设计等学科,在未来国外的学校筛选有创造力的孩子的时候,这些学生就有选择的机会。所以我认为像“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创新型人才”之类的话太空泛、人人都在讲,大同小异,最重要的是学校里的课程是如何设置的。在瑞得福国际学校,我们可以提供一百多门课程让孩子们去选择,而不像有些传统的学校的出国部或出国班,只是把中国会考课程保留下来,然后加几门美国高中课程,或者只是加上SAT等培训课程。


640.webp (4).jpg


我们学校全力培养面向未来,有创造力的中学生,他们未来有足够的实力和优势衔接到国外顶尖名校的一些创新型的课程和专业里。


京领:对于塑造品牌这方面,学校一直在坚守着品牌的主张,您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张望兰执行校董:对。我们之所以一直在坚持,是因为我们要在教育领域做到独特。很多时候我们不愿看到的就是有些学校定位模糊,自己讲不清楚学校具体的实质性内容,只是一味地讲一些概念化的东西,这会让一些家长最后选择的学校并不是自己所期待学校。


我认为如果家长对于一所学校的定位清晰地了解了,知道他的孩子如果入校后学校能提供哪些课程供他的孩子去选择,预期他的孩子在这所学校就读三四年后,到底会在哪些方面有成长,哪些能力会得到挖掘,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些方面都很明确的知道了,并且也选择到了这个学校,我觉得这就是没有选错学校。


但是,如果家长抱着一份期待,但因为没有足够透明具体的信息,只是听了一些空泛的理念,加之家长本身不是一个教育行内人士,他其实会对学校存在很大的误解,选择了非心之所向的学校。


我们今年的一位毕业生家长,多次对学校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他的孩子Simon其实很聪明,数理很强,只是孩子有点特殊。因为爸爸是理学博士所以孩子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有时候目标未达成时,容易对自己有情绪,情绪波动比较大。他在自我情绪管理这部分做的不好,需要提升。我们学校里,除了外教管教学,中教做学生管理的同时,我们还拥有一支成长导师团队,专门负责孩子们的情绪疏导和协助孩子们做情绪管理。这些老师都持有专业心理咨询师资质,叫做成长导师,这个称呼不会给学生带来压力。我们学校的每一个理念的背后都有具体的行为以及专业团队支撑。当孩子有情绪冲突、情绪问题的时候,有人际冲突的时候,班主任如果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都要上交到成长导师组,由导师们来疏导。对孩子的成长我们有耐心,一次一次给予孩子们疏导帮助。所以一个学校如果没有专职团队的配备,没有这样去解决具体的一个又一个学生的问题和案例,只是嘴上说我们注重孩子的全人培养,我们注重孩子的心理健康,全是空话。后来我们这Simon同学毕业时已经成长为一个学业优秀,人际交往良好,情绪管理得当的优秀毕业生,最后选择了就读香港理工大学。


我们之所以一直在坚持着做美式国际学校,是因为美国的这种课程体系,可以应对全球所有英语国家的升学,你只要达到全美前50顶尖名校的门槛,你去到任何一个英语国家,你都可以进该国最顶尖的大学。我们每一年申请的孩子们有去美国的,有去加拿大的,有去澳大利亚的,有去英国的,还有去新加坡和香港地区的,等等。

640.webp (5).jpg


我们有一个2019届毕业生Vincent同学,他申请到了美国的波士顿大学和全美排名前30名的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同时,他也拿到了加拿大排名第1的多伦多大学的录取。2020届毕业生Crimson, 他申请到了全美排名29的纽约大学,同时,他也拿到了加拿大排名第1的多伦多大学的录取。2020届毕业生Emily同学,她申请到了全美排名第36的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同时,也拿到了澳大利亚排名第1的墨尔本大学的录取。所以,瑞得福的学生如果能达到申请美国前三十至五十名的知名大学,那么,他同步可以申请到任何一个英语国家最顶尖的学府!


 


执行校董张望兰专访:让孩子们不用出国,在家门口就可以留学
www.rdfis.com   2020-11-23  

本文转自《京领新国际》微信公众号

 

导语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培养创新性人才是我国教育的重要使命。如何培养适应时代发展和变革的创新性人才?是我国当今国际化教育发展中面临的重要挑战。

 

为进一步了解国际学校人才培养模式,深度挖掘国际学校办学特色,由教育部主管的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中学分会与京领创新人才课题组联合多位哈佛、剑桥、牛津、北大、清华的专家学者共同发起,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高中教育大数据实验室提供学术支持的“国际学校百校调研”于7月正式启动。

 

校长领导力是此次调研的重点环节,国际学校校长作为掌舵人不仅需要具备一系列超越普通教师能力的素质,还需要具备强有力的领导力、品牌意识、创新意识以及优质教育教学人才的鉴别与吸引能力。校长领导力是学校办学成功的关键所在,本次百校调研团队专门对瑞得福国际学校执行校董张望兰进行了专访。

 

瑞得福国际学校坐落在中国最美八大海岸之一的深圳大鹏半岛,与美国纽约州私立贵族名校Chapel Field Christian School合作办学,各类教育、教学设施完备、一流,是一所高端寄宿制美式国际学校。学校坚持100%原汁原味的美式中学特质,完整引入了美国私立贵族中学先进、科学的课程体系,采用美国原版教材,实行全外教纯英文授课,营造极具特色的美式校园文化,实现让学生不出国的“留洋”。 学生入学即注册美国高中学籍,毕业获发美国高中文凭。

 

640.webp.jpg

瑞得福国际学校开设7-12完整的美式私立贵族菁英中学课程体系,囊括学生所期望的所有核心课程,包括用英语教授的数学、科学、领导力、金融学和历史等。同时,作为美国大学理事会(THE COLLEGE BOARD)正式授权的AP学校,瑞得福国际学校目前开设有19门AP课程,全部通过了美国大学理事会认证。

嘉宾介绍

640.webp (1).jpg

张望兰

瑞得福国际学校执行校董


京领:请问学校当初成立初衷是什么,整个建校的历程中有哪些比较想要分享的经历?

张望兰执行校董:我们学校不是突然从无就到有的,而是基于领域内的一些从业学习和发展经验而建立起来的。瑞得福国际学校原生于瑞得福出国集团,瑞得福出国集团是在97年香港回归之年创建的,一直在做出国相关的业务,可以说是中国的最早一批持有移民牌照和留学牌照的专业机构。

很快的在04、05年我们延伸出出国考培版块,为了帮助我们的孩子准备出国留学所需的标化考试。大概有8成以上的家庭,他们移民其实是为了孩子的教育,我们把孩子送出国之前要满足国外学校的一些录取要求和条件比如说你去国外就读一所优质高中,它会要求你提供托福、SSAT成绩。 如果是送孩子们出去读海外的知名大学,比如说像在我们一线城市,绝大部分孩子首选还是美国,当然也有孩子去加拿大、英国等其他英语国家。如果想要去美国读一所知名院校,比如,排名前50的顶尖名校,那么学生就需要考托福、SAT、AP,所以我们也是深圳最早做SAT考试培训的。当年国内还没有老师可以做SAT的培训授课,我们请在美国的华人教授过来讲课,一两周授课后教授飞回美国,给孩子们布置一些作业,然后再等孩子们做完作业,一个月之后又飞回来继续授课。

我自己是从02年入行进入留学行业,在此之前我是师大毕业,学的是英语教育,所以毕业之后顺理成章成为了英语老师。后来发现在公立学校做老师有两种重复,尤其是当年在湖北武汉那样的一个环境里。第一,我教的这些孩子是在重复我之前所受的中学教育,第二,我发现在当时环境下,我自己在简单地重复我自己。表面上我做了三年的英语老师和班主任,但实际上我发现我可能只有一年的行业经验,另外两年都是在简单地重复自己。基于这两种重复,我觉得想要一些改变和成长,就来到了一线城市深圳。

来到深圳之后我很荣幸进入到国际教育领域,从2002年一直做到2013年的时候,我发现我亲手送到国外读大学的很多孩子有两种情况:

第一,我们送出去读大学的孩子,大部分都是从公立学校毕业的,我给他们做升学规划和准备的时候,就只是给他们培训托福和SAT,培训完他们就出国了。但是到了国外大学,很多孩子其实没有学习并掌握衔接国外大学所需要的学科知识,这就会造成很多问题。

首先,课程上不衔接,比如说国外的计算机专业,基本上国内公立高中的计算机课程还处于简单基础教学,例如开机关机,网页浏览,学生们最多再学个制作PPT,其他的就几乎没有,其实根本就涉及不到任何的深层技术,比如计算机技术,Java计算机编程,AP计算机原理和AP计算机编程。所以到国外之后,他对计算机专业基本就不了解,出去之后会很迷茫。在选课上学生也不占优势,选上的课由于缺乏了之前高中应有的课程衔接,所以他们很难适应国外的课程体系和选课。虽然我们这里给孩子们培训了托福90多分100多分出去,但那只是托福的听说读写,那只是一个英语非母语的人为了适应海外英语国家院校的学习场景,而学习的一些场景英语,应对日常学习的生活交流用语和部分最基础的学科英语,但不具备例如生物学、心理学、传媒艺术、历史、计算机、统计学等学科专业词汇。孩子们没有建立起英文思维,只是通过托福的培训,学会一些基本的英语就走出去了所以去到国外的课堂,特别是美国大学名校听不懂国外教授的英文授课是很常见普遍的现象。

 

640.webp (2).jpg

其次,由于学生不具备英文的学科思维,例如在网上经常能看到一些数据,说在美国、加拿大的一些比较好的名校中,中国留学生的淘汰率高达20%甚至25%,也就是接近4个中国学生里面就有1个被淘汰,就导致家长在把孩子送出去之后,孩子在海外的成长未必能达成他们送孩子出国之前的期待。

第二个方面,虽然我们送出去的中学生(也叫做低龄留学生),出国读美高或者加高后,他们在升入大学时,课程衔接方面没问题,也拥有英文的学科思维并且可以适应国外的文化以及西方人的思维。但是我们后来又发现另一个问题,他们的这些成果是以牺牲家庭教育以及亲情为代价的!

我们知道孩子的成长是三位一体的,第一是家庭,所有的教育永远都把家庭教育放在第一位,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也是孩子终生的老师。所以在孩子们还没有建立起足够成熟的心智、人际交往能力,以及独立思考能力和批判性思维之前把孩子送出国,让孩子和家庭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和牺牲,也是顾此失彼的。基于这个情况,国家出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是给民办学校提供国际化课程体系这样的一个机会。所以我们想让孩子们不用出国,在家门口就可以留学,不用背井离乡,亲情分割。

于是我们就想在这样的一个政策体系下、这个机遇下,把国外的私立贵族名校整个的体系移到中国,来实现一个让孩子不出国的留学,家长不用牺牲家庭教育和亲情来作为代价去追求海外优质课程体系和教育。所以在13年,我们就开始做学校的顶层设计和创建。这也是瑞得福国际学校的来由,我们就是靠着这一初心和发心在做这一件事。

我们在行业内有很大的优势。瑞得福集团有20多年的历史,我自己作为瑞得福国际学校的执行校董、首席升学规划师,把这么多年的行业经验以及多年来沉淀积累的上下游的资源导入到学校这一平台。所以我们学校的孩子们和家庭有独特的资源优势。例如我们的两位外方校长,一位毕业于哈佛大学,另一位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深圳同行业内,除了瑞得福之外暂时还没看到大校长和学术校长全是美国顶尖常青藤院校毕业的。


京领:在学校的治理过程中,咱们中外籍校长的职能大概是怎么去划分的?


张望兰执行校董:我们作为纯美式国际学校,采用的是是全外教授课纯英文教学和全套完整的美国课程体系,而且在学生毕业之后,我们发的是美国合作高中——启培菲尔德学校的毕业证。所以我们要保证在学校里面就有一支高效的、高品质的外教师资队伍,所有的学术完全是由两位常青藤大学毕业的校长来管理。


中方校长我们有一位执行校长,有一些国际学校的中方校长是一些退休的老校长,或者退休的教导主任,或者是以前做行政工作或语文、数学任教老师,这些老师不擅长英文表达,更没有在国外环境下的工作经验,不擅长面对多元文化环境下和西方人沟通交流。这类中方校长在支持外方校长的时候,往往存在很大的文化隔阂。其中语言隔阂只是浅层问题,可以找个翻译。但是文化的、中西方思维的深层隔阂所导致的冲突一定是避免不了的。我们在挑选中方执行校长的时候就是充分考量这一点。由于我们以前那么多年都是在跟国外做交流,我们要跟国外的招生官及国外的教育行业专家去沟通,我们知道交流的障碍往往不是单纯由语言引起的,而是东西方文化自有的差异和文化冲突,还有对西方人思维的不理解而导致的。所以我们在挑选中方执行校长的时候,候选人必须是在多元文化环境里有长期工作经历的,他需要懂得东西方的冲突点在哪里,而且他需要懂得西方人的思维和西方人的职场伦理和道德。他的工作另外一方面需要帮助学校去协调跟教育主管部门的关系。


我们的中方执行校长是武汉大学计算机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毕业的李校,他不仅有理科生的严谨,更有着多元文化的工作背景。李校来我们学校之前,曾经在沃尔玛全球采办中心工作过多年,工作语言就是英语,处在中西方的多元文化环境里。他还曾经作为沃尔玛全球最优秀员工,被选派到美国集训过半年,所以在多年的工作当中,不仅仅是工作的语言,包括西方人的思维、西方人的职场伦理道德都非常地清楚,所以由李校带领团队来支持两位外方校长,包括整个外方教师队伍是对学校良好运营的强有力的保障。我们执行校长除了要跟中国的教育主管部门衔接沟通汇报,还有一些其他的职能部门,比如说消防、食品安全,包括现在疫情期间,跟卫生检验检疫部门都要频密的联系。同时在我们老师的招聘过程中,在两位外方校长面试完之后,他要负责所有后续招聘流程和外教的入境手续。外教入境后,要帮他们安家,帮他们的孩子安排入学。同时中方执行校长还负责安保、后勤、食堂,孩子们的在校的安全等部分,保证外方校长不被这些不熟悉的琐碎的事物所拖累,专注于搞好教学,抓好教育及教学的质量。这就是我们大校长、外方学术校长包括我们中方执行校长,在学校里的基本分工。


这些不同的分工就像一个公司的各个部门一样,每个部门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但同时一定会有部门之间的协作沟通,目的就是为了学校的一个共同的理念和目标——打造华南最好的美式国际学校。为了这个共同的理念,每个部门,都有自己足够的权限和足够的权利义务和责任。


我们的管理理念是“study together, work together and win together”。我们彼此都要学习对方的文化和语言,不仅是我们的孩子们要学习,我们老师自己也要学习,所以我们要“一起学习”,“一起工作”, “一起成长,合作共赢”。


京领:您认为校长领导力的核心应该是什么呢?


张望兰执行校董:对于一个好的国际学校,我认为校长领导力第一个在于善于选拔人才,懂得去对学科主任包括下面的老师有充分的培训指导,又同时懂得给予他们充分的授权,让各个学科主任带领外教们在每一个学科领域做好教学,并不断培训,共同提升教学品质。


给予老师培训,帮助教师在职业素养、教学技能、还有包括师德的提升,以及帮外教学会做中国孩子在纯美式国际学校里的好老师,受欢迎的老师,这些都是需要学习和成长的,所以校长要有这样的一种能力,而不是头发胡子一把抓,不明确重点,也科学地充分授权。

640.webp (3).jpg


另外一个方面,校长本身必须要同时精通学术和教学管理,教育要有很明确的学术目标,不仅仅是保障孩子们升学、升名校,同时还要保障对于孩子们的健全人格的培养。


校长必须是懂学术的,懂教育的本质的。就像我们的大校长,他在来我们学校之前并不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他是在美国犹他州位列前5的一所顶尖私立贵族学校做了长达10年的学术校长,正值盛年的他来到中国,带着对教育的极大热忱,西方菁英教育的理念和他自己追求教育的卓越的愿景来到深圳的。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的学术校长不仅自己是个学霸,从本科到研究生就读的全是美国顶尖名校,她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非常的有成就,整个家族成员绝大部分都是美国最顶尖的常青藤大学毕业的。所以他们是一个精英教育之家。不管是她经营家庭还是经营教育,我觉得都是一个非常卓越的女性。所以有这样的一位女性学术校长,和大校长一起,瑞得福就像有一个爸和妈在学校,这是我们一直期待的,也很有幸运有这样的机会达成了。


京领:您能说一说您对于创新型人才培养的理解吗?


张望兰执行校董:我认为当一所中学培养出来的学生能够很顺畅自如地应对国外顶尖名校当下及未来培养顶级人才的机制,我认为这所学校就是创新型的,就是一个优质的学校!能够随着国外顶级名校培养创新型的人才的模式,挖掘出现有学生在中学阶段的这种潜能。于我而言,人才的培养,就是能够让学生适应顶尖名校对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


具体的执行方法,例如为了能让学生在未来能更好的衔接到人工智能、计算机等大数据、算法类等新型科技类专业,又如国外的更成熟的心理学专业,让我们的孩子能在瑞得福高中阶段就有机会开始接触和学习例如 AP的数学,也就是AP的微积分、统计学,还有机器人课程、计算机编程课程,游戏设计课程、网站设计课程,特别是像AP计算机原理和AP计算机编程等这些课程,给孩子们探索的足够机会。那么当学生未来出国就读大学顶尖名校,比如卡内基梅隆或纽约大学等名校时,去融入这些新型学科方面就不会有问题。


像人工智能专业是基于生物、心理学等多门学科的融合,当我们的学生在瑞得福有机会学习心理学,同时也学习机器人、计算机编程、艺术设计等学科,在未来国外的学校筛选有创造力的孩子的时候,这些学生就有选择的机会。所以我认为像“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创新型人才”之类的话太空泛、人人都在讲,大同小异,最重要的是学校里的课程是如何设置的。在瑞得福国际学校,我们可以提供一百多门课程让孩子们去选择,而不像有些传统的学校的出国部或出国班,只是把中国会考课程保留下来,然后加几门美国高中课程,或者只是加上SAT等培训课程。


640.webp (4).jpg


我们学校全力培养面向未来,有创造力的中学生,他们未来有足够的实力和优势衔接到国外顶尖名校的一些创新型的课程和专业里。


京领:对于塑造品牌这方面,学校一直在坚守着品牌的主张,您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张望兰执行校董:对。我们之所以一直在坚持,是因为我们要在教育领域做到独特。很多时候我们不愿看到的就是有些学校定位模糊,自己讲不清楚学校具体的实质性内容,只是一味地讲一些概念化的东西,这会让一些家长最后选择的学校并不是自己所期待学校。


我认为如果家长对于一所学校的定位清晰地了解了,知道他的孩子如果入校后学校能提供哪些课程供他的孩子去选择,预期他的孩子在这所学校就读三四年后,到底会在哪些方面有成长,哪些能力会得到挖掘,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些方面都很明确的知道了,并且也选择到了这个学校,我觉得这就是没有选错学校。


但是,如果家长抱着一份期待,但因为没有足够透明具体的信息,只是听了一些空泛的理念,加之家长本身不是一个教育行内人士,他其实会对学校存在很大的误解,选择了非心之所向的学校。


我们今年的一位毕业生家长,多次对学校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他的孩子Simon其实很聪明,数理很强,只是孩子有点特殊。因为爸爸是理学博士所以孩子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有时候目标未达成时,容易对自己有情绪,情绪波动比较大。他在自我情绪管理这部分做的不好,需要提升。我们学校里,除了外教管教学,中教做学生管理的同时,我们还拥有一支成长导师团队,专门负责孩子们的情绪疏导和协助孩子们做情绪管理。这些老师都持有专业心理咨询师资质,叫做成长导师,这个称呼不会给学生带来压力。我们学校的每一个理念的背后都有具体的行为以及专业团队支撑。当孩子有情绪冲突、情绪问题的时候,有人际冲突的时候,班主任如果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都要上交到成长导师组,由导师们来疏导。对孩子的成长我们有耐心,一次一次给予孩子们疏导帮助。所以一个学校如果没有专职团队的配备,没有这样去解决具体的一个又一个学生的问题和案例,只是嘴上说我们注重孩子的全人培养,我们注重孩子的心理健康,全是空话。后来我们这Simon同学毕业时已经成长为一个学业优秀,人际交往良好,情绪管理得当的优秀毕业生,最后选择了就读香港理工大学。


我们之所以一直在坚持着做美式国际学校,是因为美国的这种课程体系,可以应对全球所有英语国家的升学,你只要达到全美前50顶尖名校的门槛,你去到任何一个英语国家,你都可以进该国最顶尖的大学。我们每一年申请的孩子们有去美国的,有去加拿大的,有去澳大利亚的,有去英国的,还有去新加坡和香港地区的,等等。

640.webp (5).jpg


我们有一个2019届毕业生Vincent同学,他申请到了美国的波士顿大学和全美排名前30名的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同时,他也拿到了加拿大排名第1的多伦多大学的录取。2020届毕业生Crimson, 他申请到了全美排名29的纽约大学,同时,他也拿到了加拿大排名第1的多伦多大学的录取。2020届毕业生Emily同学,她申请到了全美排名第36的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同时,也拿到了澳大利亚排名第1的墨尔本大学的录取。所以,瑞得福的学生如果能达到申请美国前三十至五十名的知名大学,那么,他同步可以申请到任何一个英语国家最顶尖的学府!


 

瑞得福国际学校
友情链接:瑞得福留学移民
瑞得福国际学校,全面塑造优质学习生活平台,给予学生追求梦想的自由权利!历经激情的青春岁月!迈向卓越人生,由此快乐起航!
给您的孩子一个实现梦想、绽放才华的平台,请联系我们:
全国招生热线 400-806-4123
学校网址:www.rdfis.com
学校地址:深圳市大鹏新区大鹏街道葵南路宝资源科技园
Copyright 2015 瑞得福国际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85109号-1

瑞得福国际学校,全面塑造优质学习生活平台,给予学生追求梦想的自由权利!历经激情的青春岁月!迈向卓越人生,由此快乐起航!

给您的孩子一个实现梦想、绽放才华的平台,请联系我们:

全国招生热线 400-806-4123

学校网址:www.rdfis.com
学校地址:深圳市大鹏新区大鹏街道葵南路宝资源科技园

Copyright@2015 瑞得福国际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85109号-1

友情链接:瑞得福留学移民
瑞得福国际学校
瑞得福国际学校,全面塑造优质学习生活平台,给予学生追求梦想的自由权利!历经激情的青春岁月!迈向卓越人生,由此快乐起航!给您的孩子一个实现梦想、绽放才华的平台,请联系我们:
全国招生热线 400-806-4123
学校官网:www.rdfis.com
深圳市大鹏新区大鹏街道葵南路宝资源科技园
Copyright 2015 瑞得福国际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85109号-1
友情链接:瑞得福留学移民

瑞得福国际学校